首頁 閔行注冊公司 金山注冊公司 奉賢注冊公司 崇明注冊公司 注冊香港公司 注冊BVI公司 注冊外資公司 財務代理記賬 代理商標注冊 關于譽勝
上海注冊公司代理網 > 工商新聞 >

自貿區最新消息,不可錯過!

字號: 2017-10-10 15:10
  目前有10余個國家40余家知名資產管理機構已經或即將在陸家嘴金融城設立機構。全球資產管理規模排名前50的機構中,有28家在陸家嘴設立了資管類外商獨資企業。
 
  為了申請私募證券投資基金管理人,貝萊德海外投資基金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總經理陳婷最近很忙。“如果順利,我們將發行第一只‘本土募集、本土投資’的私募基金。”
 
  屆時,貝萊德將成為第五家獲得中國私募證券投資基金管理人備案資格的外資資管機構。
 
  外資資管機構在國內設立WOFE(外商獨資企業)并且陸續獲準開展二級市場業務,得益于金融改革的持續推進。近兩年,自貿試驗區金融改革和創新取得一定進展,但隨著金改走向縱深,如何取得進一步突破成為市場關注的焦點。
 
  上海財經大學自由貿易區研究院、上海發展研究院院長趙曉雷認為,上海自貿試驗區進入3.0版之后,金融改革可與“一帶一路”及亞投行的融資需求相結合,尋找突破口。
 
  金融改革吸引力
 
  “當得知富達利泰等全球資管巨頭已經獲準在中基協登記注冊,成為私募基金管理人時,遠在蘇黎世的寶盛銀行董事、總經理洛朗·魯普(Laurent Rupp)顯得非常興奮,當即表示也想進入中國市場。”上海陸家嘴管理局辦公室副主任何建木表示,“從正式允許外資在華設立WOFE,開展私募業務以來,我們看到外資管理人的興趣空前高漲。”
 
  目前,外資資管公司進入國內需要借助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QFII)、人民幣合格境外投資者(RQFII)等,幫助海外投資者投資A股市場和境內債券市場。為滿足中國境內投資者投資海外市場的需求,則一般通過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QDII)或合格境內有限合伙人(QDLP)。
 
  從2013年至今,上海一共推出了3批共15家機構的QDLP試點。得益于此,上海自貿區已逐漸成為國際知名資產管理機構在中國發展業務的重要集聚地。
 
  據陸家嘴管理局金融航運服務部相關負責人介紹,截至目前有10余個國家40余家知名資產管理機構已經或即將在陸家嘴金融城設立機構。全球資產管理規模排名前50的機構中,有28家在陸家嘴設立了資管類WFOE。而排名前10位的機構中,已有貝萊德、領航、富達國際、JP摩根、安聯保險、紐銀梅隆、安盛集團、德意志銀行等8家落戶上海。
 
  金融開放創新是上海自貿區改革的重頭戲,4年以來,上海搭建了一個以簡政放權、負面清單管理為核心的金融改革新框架,陸續推出了自由貿易賬戶(FT賬戶)、跨境投融資匯兌便利、人民幣跨境使用等一系列金融改革制度安排。
 
  借助金融創新,上海正在成為企業和個人對接國際市場的重要窗口。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7月,上海自貿區內跨境人民幣結算總額已達6736億元,占全市的比重約為60%。共有55家金融機構通過分賬核算系統驗收,已累計開立FT賬戶約6.87萬個,當年累計賬戶收支總額約40980億元,月末FT賬戶余額約為2080億元。
 
  走向縱深
 
  過去4年里,上海自貿區扎實推進金融改革,成果頗豐。接下來,金融改革應如何繼續推進,要推進到哪一步?隨著自貿區擴圍,金融開放要擴大到什么范圍?這些都是改革走向縱深之后值得思考的問題。
 
  從2008年就開始做中國市場的陳婷,可以說見證了國內金融改革的整個歷程,“從十幾年來的政策演變來看,中國的金融開放態度十分明確,這給我們這些外資企業很大的信心”。
 
  隨著改革走向縱深,陳婷表示,企業方面最關注的還是政策的穩定性和一致性。希望在現有規定下,能夠為外資機構提供更加靈活的運營選擇,比如跨國公司地區總部的認定及相關配套措施。其中牽扯到城市自貿區內外的各級政府部門之間的協調與溝通問題,一旦出現脫節,可能會影響整個外資企業在中國區域的投資布局。
 
  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特華博士后科研工作站、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最新發布的《自貿區藍皮書:中國自貿區發展報告(2017)》也指出,當前自貿試驗區金融改革和創新取得一定進展,但更多的是改善金融便利、提高服務效率的創新,銀行業務發展模式方面的創新相對較少。比如,“融資難、融資貴”一直是中小企業面臨的重要問題,自貿試驗區銀行業能否在這方面探索出可以推廣的經驗?又如,自貿試驗區銀行業金融機構能否在一定的程度上嘗試混業經營?
 
  此外,隨著全球經濟和治理格局的變化,以上海自貿區為代表的中國自貿區戰略,將從“追趕”變成“引領”,從對標國際到自主設計,這是自貿區建設面臨的新情況。
 
  復旦大學上海自貿區綜合研究院秘書長尹晨說,上海自貿區作為全國對外開放的標桿,實際上面臨的是來自國際的激烈競爭。“在離岸業務企業所得稅率方面,現在上海和新加坡的差距很大,我們稅率25%,別人可能15%都不到。在不導致稅基侵蝕和利潤轉移的前提下,需要盡快探索具有國際競爭力的離岸稅制安排。”
 
  借“一帶一路”突破
 
  3月31日,國務院公布《全面深化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改革開放方案》(簡稱“方案”),這也是繼2013年的總體方案和2015年的深化方案之后,上海自貿區設立以來國家出臺的第三個改革方案,因此也被稱為“上海自貿區改革的3.0版”。那么在3.0版中金融改革如何實現突破?
 
  趙曉雷認為,突破口就是和“一帶一路”建設相對接,成為亞投行的國際融資端。上海國際金融中心要為亞投行國際投融資需求提供支持,亞投行的使命不僅僅在于助力地區性的多邊基礎設施投資,它更是一個以人民幣為主要貨幣的全球發行中心,是全球金融格局調整的謀勢之舉。在這樣一個大格局中,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要憑借金融開放創新方面的先行先試經驗與深化改革方面的優勢,與“一帶一路”、亞投行的投融資需求對接,成為“一帶一路”、亞投行的國際金融連接端。
 
  趙曉雷建議,現階段,上海國際金融中心應重點培育國際性人民幣債券市場,使之成為離岸人民幣回流與亞投行投融資的一個重點環節。
 
  國際性人民幣債券市場,是指債券以人民幣計價和交易,境外人民幣可通過FT賬戶體系進入的債券市場。有了這個市場,國際投資者可以通過監管層授權的代理機構買入在岸債券。國際金融機構,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等也可以在上海發行以人民幣計價和交易的SDR債券、綠色債券、資產支持證券等。
 
  更重要的是,中央政府、上海市政府可在國際性人民幣債券市場發行國際投資者認購的“一帶一路”建設債券,為離岸人民幣提供有規模、有深度的在岸市場。目前,上海債券市場的發行量、交易量規模增長迅速,在體量、結構和信用評級等方面為國際性人民幣債券市場發展提供了良好的市場基礎。

Tags:

責任編輯:譽勝

廣告
香港赛马会官网